支部强起来 正气树起来(扫黑除恶进行时)
编辑:admin 扫黑除恶(10)腐败(1)
字号:A-A+
摘要:中央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开展以来,各地在固本强基上下功夫,从源头上防范黑恶势力滋生蔓延。湖南把扫黑除恶和加

    核心阅读

    中央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开展以来,各地在固本强基上下功夫,从源头上防范黑恶势力滋生蔓延。湖南把扫黑除恶和加强基层组织建设同步推进,一些软弱涣散的基层组织得到整顿治理,增强了群众的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

    一条出村的路顺畅了!湖南永州市冷水滩区龙家岭村牛角塘组,一条铺上沙子碎石、不足两公里的乡间道路,时不时有车辆疾驰而过。

    时间回到一年前,这条路可不是这样。村民张某保等人以“此路是我修”为由,向过往车辆收取“过路费”。面对这个“拦路虎”,当地百姓苦不堪言,却敢怒不敢言。

    这些存在于群众身边的涉黑涉恶违法犯罪,群众是直接受害者,影响极其恶劣。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开展以来,湖南在依法查办大案要案的同时,紧盯群众反映强烈的问题,聚焦打早打小,有力增强群众的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与此同步推进的是基层党建,一些软弱涣散的基层组织得到整顿治理,和谐、法治的社会风气更加清朗。

    紧盯痛点

    铲除百姓身边的“路霸”“沙霸”

    去年3月2日,有村民开车经过龙家岭村,因为“过路费”问题与张某保等人发生冲突,3人被张某保一方打成轻伤。

    “张某保仗着家里有一定的经济实力,亲戚朋友多,对一些工程建设强拿硬要,时不时还会阻工,扰乱当地经济发展正常秩序。”永州市冷水滩区人民检察院公诉科负责人介绍,该案作为涉恶案件提起公诉后,同年12月20日永州市冷水滩区人民法院集中公开宣判,对张某保等人判处一至一年半有期徒刑。

    “像张某保这样的涉黑涉恶问题,尽管还在萌芽阶段,但是对老百姓的恶劣影响最直接、最真切,必须除恶务尽。”湖南省扫黑办负责人说。

    这类现象不仅在农村存在,在城市社区也有发生。

    就在两年前,娄底市娄星区大同沁园小区,居民李欣准备装修自己的一套毛坯房,却被拦住了。在地下车库,几位中老年妇女拦住说,装修必须买她们的沙子水泥,一问价格比市场贵了100多元。后来一打听才知道,整个小区的沙子水泥生意都被一帮人给控制了。这些“沙霸”强迫要装修房屋的业主购买他们提供的砂石水泥,或强迫送货商支付“上楼费”“卫生费”等费用。

    群众反映的痛点在哪里,打击的利剑就要指向哪里。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开展以来,当地公安机关对这一团伙的9名犯罪嫌疑人实施抓捕,其中5人落网。目前,这5人因涉嫌强迫交易罪被娄星区人民检察院依法批准逮捕,案件仍在深挖。

    深挖根源

    严查“保护伞”涉及的腐败问题

    近日,株洲市芦淞区人民检察院决定以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对芦淞公安分局庆云派出所原所长刘某依法提起公诉。

    经依法审查,2015年以来,被告人刘某结识了从事非法高利放贷生意的“东鑫足浴店”老板游某,刘某多次将其个人资金交给游某放贷并收取利息,并利用其先后担任派出所教导员、所长的职务便利和影响,为游某及其黑社会性质组织和成员充当“保护伞”,在公安机关查办游某、袁某等人涉及的故意伤害、寻衅滋事、抢劫等案件时,刘某多次向有关办案单位和办案人员打招呼、下指令,帮助相关人员逃避打击。

    “一些黑恶势力之所以长期称霸一方,一个关键因素就是与腐败问题交织。”湖南省纪委相关负责人说,从曝光的案例来看,充当“保护伞”的党员干部和公职人员,有的站台撑腰,有的纵容包庇,有的通风报信,还有的失职失责。例如,涟源市政协原主席贺某清,长期为涟源市桥头河镇企业办原主任李某耀为首的涉黑涉恶犯罪团伙在职务提拔调整、工程项目承揽、逃避罪责等方面提供帮助和保护,收受李某耀贿赂,并利用职权攫取巨额利益。武冈市公安局文坪派出所所长林某对肖某赞涉黑团伙在辖区内实施的6起寻衅滋事、1起敲诈勒索案件有案不立、立案不查、查办不力,存在失职、渎职,间接助长了涉黑涉恶势力。

    彻查黑恶势力背后的“保护伞”“关系网”,还要倒查属地党委、政府主体责任和相关部门监管责任。据介绍,湖南省各级纪委监委与政法机关建立了深挖“保护伞”会商机制,在查办涉黑涉恶腐败案件中,与公安机关同步立案、同步调查。截至4月12日,全省纪检监察机关针对涉黑涉恶腐败立案审查调查1154人,给予党纪政务处分713人,组织处理473人,移送司法机关83人。

作者:shuai 来源:网络整理 发布于2019-05-15 05:41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转载请注明出处 收藏:
您可能喜欢的文章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