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疆党旗红|门巴汉子高荣:留在地东,留住地东
编辑:admin 边疆(9)党旗(6)门巴(1)汉子(1)高荣(1)留在(1)地东(1)住地(1)
字号:A-A+
摘要:    边疆党旗红|门巴汉子高荣:留在地东,留住地东          地东村党支部书记、第一书记高荣 澎湃新闻记者 朱伟辉 图     世人常赞叹墨脱之美之奇,却难体会高山峡谷中

    边疆党旗红|门巴汉子高荣:留在地东,留住地东   

 

    地东村党支部书记、第一书记高荣 澎湃新闻记者 朱伟辉 图

    世人常赞叹墨脱之美之奇,却难体会高山峡谷中的墨脱之苦。这里是全国最后一个通公路的县,又被称为“高原孤岛”。

    49岁的高荣是西藏自治区林芝市墨脱县背崩乡地东村人,也是地东村党支部书记兼第一书记。过去的22年,他在条件异常艰苦的地东村,带领村民创造了种种第一:全县第一个通电的村、第一个有卫生室的村、第一个有幼儿园的村……

    曾经没能走出大山包裹着的墨脱是高荣莫大的遗憾。如今于他而言,留在地东村,就是留住地东村。既为兴边,也为守边。

    走出地东村

    岁岁年年,汹涌的雅鲁藏布江都会从喜马拉雅山脉东侧的一座小山——邦果山下奔腾而过。邦果山下、雅鲁藏布江畔一块较为平坦的区域,就是地东村所在之处,百余户门巴族百姓世代在此耕作生息。

    对墨脱百姓来说,出行就意味着上山、下山。不论是到墨脱西边的米林县派镇去赶集,还是到北边的物资中转站墨脱县“80K”(扎墨公路通车前,距波密县还有80公里的地方,当地人称之为“80K”),海拔4000多米的大雪山都是必经之路。夏天路上有滑坡、塌方、泥石流,冬天有雪崩,遇上哪一件都是灾难,不少鲜活的生命永远留在进出墨脱的小路上。

    从派镇徒步进入墨脱的必经之地——多雄拉雪山。 高荣 图

    1990年,受够了这种生活的高荣毅然报名参军,他听说外面有公路、有汽车,生活比家乡还好。但没想到,“那年就我一个人被留在墨脱当兵,因为部队需要本地人。”29年过去了,高荣提起这件事还有些遗憾。

    初到部队一年多的时间里,每天都是喂猪、打猪草、种地。有一天高荣鼓起勇气,用不算流利的普通话向首长反映,“我当兵就是为了学本领,这样每天喂猪、种地,和我在家有什么区别?我要学一点本领,学一点技术。”

    此后,高荣成为一名“放影员”。部队所在乡及附近的行政村都请他去放电影。“我们去的时候很受欢迎,老百姓拿黄酒来接我们。今天这个村放完电影,本来想去第二个村,特别是那些老人,不让走,拿着煮好的鸡蛋,一直在求我们,再放一场、给我们再放一场。”

    军营的日子过得很快,一晃3年就到了。没走出墨脱的高荣,对外面的世界有了更多憧憬和好奇。

    战友和领导来自内地,他们每次描述内地的样子时,总是让高荣心潮澎湃,浮想联翩。“走出大山可以坐飞机、坐轮船。”高荣把这些话记在了心里,只等攒够了钱,就可以离开墨脱、远走高飞。

    1993年,复员回家的高荣整日往返于米林县、墨脱县之间做些小生意,为再次走出大山努力。

    没想到,赚钱改善个人生活的同时,高荣也给地东村带来改变。他曾和村民一道修建了村里第一个室内厕所,头顶有铁板可以遮风避雨,村民们不用再像以前随便一个草丛就钻进去方便,偶尔碰见亲戚熟人还很尴尬;他建起一个2.2KW的小型水能发电站,除去给村部接一条线看电视外,发电量还够20多户村民点亮一个低瓦数的灯泡;他还在村民中率先买了电视机、录像机,谁来家里看都欢迎。

    地东村妇女跳广场舞。当地雨水多,高荣专门为妇女建了遮风避雨的小“广场”。 高荣 图

    “村民慢慢可能是发现我(的能力)了吧,就说你来当书记。”高荣回忆,当时他的内心是万分拒绝,“我也没上过学,要是当了村书记 ,我这辈子都走不出去。”

    可高荣最后还是留了下来,他不忍心看村里的百姓吃不饱饭,过这么苦的日子。“我就想好好在村里工作,把在部队学到的、锻炼出来的用到村里,帮我们村的老百姓解决温饱问题,就只想这么一件事。”

    上世纪九十年代,地东村因为条件太苦,许多人纷纷迁移,全村人口已从800多人减少至500多人,有能力出去的都出去了。但地东村是边境村,为稳边固防,不仅要留住村民,更要留住地东村。

    1997年,高荣入党并当选为地东村党支部书记,他要解决的第一件事,是让老百姓吃饱饭、穿暖衣、留下来。

    留在地东村

作者:shuai 来源:体育网 发布于2019-09-08 23:58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转载请注明出处 收藏:
您可能喜欢的文章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