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隐士欧阳菊敏和他的石岸花开
编辑:admin 现代(2)隐士(1)欧阳菊敏(1)他的(1)石岸(1)花开(1)
字号:A-A+
摘要:曾经的他,满腹经纶,追求极致的西方哲学史观;如今,他却选择在一个周边几十里荒无人烟的中国村庄,开始了和这
    星辰在线5月17日讯(星辰全媒体记者 王重浪)曾经的他,满腹经纶,追求极致的西方哲学史观;如今,他却选择在一个周边几十里荒无人烟的中国村庄,开始了和这个世界的新一轮心灵对话。他说他想找一个地方,余生可以用来养花、种菜、喝茶、读书、会友。

石岸花谷,一个可以倾听内心的地方

    地图上找不到这个地名,这是位于湘东罗霄山中段一处密林中的小山村,欧阳叫他“石岸花谷”。

    “自己开车跑了大半个中国,行程数万公里,历时5年,才找到这个地方”,欧阳说。

    当地居民已经全部搬走。空留几栋青瓦白墙的土房,有的年久失修快要倒塌了。但随处可见的石岸、石桥、石板路,在诉说历史的轮回。

    欧阳花光了自己所有的积蓄把它租下来,修缮,改造:粉刷了墙壁、安装了玻璃门窗、安装了马桶、浴缸、厨电。房前房后,清除了杂草,种上了鲜花,修筑了游泳池……外观修旧如旧,内部陈设现代。

    拉开窗帘,阳光就能直射到床上,远山次第入眼;躺下去,能听到床底泉水叮咚,室外虫鸣阵阵,檐下雨滴潺潺。

    这个动念,起源于十年前。我、欧阳,还有老郑。我们的讨论话题是,人生真正的自由是什么?

    后来,我在省会媒体做了个栏目叫做《自在星辰》,想记录一些有意思的人和事。

    老郑在完善规划中的几个大部头电视剧。老郑说,“有些事情,恐怕只有湖南人才会做,也只有湖南人才能做。”

    我想他的意思是:湖南人眼里不止看见钱,还看到了使命。前一句说的是责任,后一句透露的是自信。

    三年前,欧阳告诉我,准备动工了。但就是不让我看。

    三年里,他就一个人忙碌。

    一个人,几百个日夜,在一个方圆几十里没有人烟的山谷里劳作。偶尔,晚上跟我视频。一杯茶,一支烟,视频里的欧阳自得不已,茶的白雾和烟的白雾混在一起,让他的眼睛微微眯起。

    2019年三月的第一个周末,我忍不住了,我说一定要来看看,我要见证一下三个男人十多年前的那个约定,那个各自探索心灵自由的约定。

    欧阳松口了:现在,你可以来了。

    我上辈子就在这里

    “我上辈子就住在这里。”欧阳理直气壮地说。胖子不做声了。

    我并不知道胖子的名字。胖子有一个很大的将军肚,满脸精肉,壮实敦厚,说话粗声粗气。我只能这么称呼他了。胖子祖上都住在村子里,已经不知道多少代了。如今在镇上砌了非常漂亮的房子。

    “没到禾开花,不算过完年”。湘东的农村就是这样,流行吃年饭。春节里,亲朋好友相互邀请对方吃饭,好酒好肉,大快朵颐。今日大舅家明日二伯家,家家户户轮着来,一天到晚喜气洋洋的。

    我从长沙开车三个小时,到达镇上,已经是晚饭时分。欧阳拉着我在镇上一户农家吃年饭。镇上的居民,大多都是从山里搬下来的。

    米酒已经喝了三轮,胖子满脸通红。他说:“我在村子里面,已经住了50多年了。”然后欧阳就怼他:“我上辈子就在这里。”

    我吃了一惊:这个欧阳好厉害。

    记不清写过多少农村创业者,遭遇到最大的问题就是当地农民的排外情绪。当地农民认为这片天这片地就是自己的。怎么说,怎么干,得当地人说了算,外地人即便出了钱,也只能配合。“强龙不压地头蛇。”

    欧阳的这句话,居然理直气壮,而胖子竟默认了。难道他们真的觉得欧阳上辈子就是这里的人?否则,为啥傻乎乎地把自己都懒得修理,快要倒塌的房子租过去,并且花大价钱整修?为啥还要去修路、修桥,整修沟渠?植树造林?种花种果?

    一起吃年饭的,有一大桌子男人,大约七八个,个个威武雄壮。

    酒不断地添上来,越喝人越多,菜一盘盘轮着端下去热。已经喝得五五六六了。欧阳挨个给我介绍。都姓朱,朱家在这里已经生活了几十代。这个是伯伯,那个是大哥,这个排行第三……

    众人一起举杯冲着我:喝。

    “我开着车呢。”我陪着笑脸。

    “山路上,人都没有,自由的很,哪里还有什么交通事故?即便开到田坎里,也翻不了车,我们帮你抬出来。”众人再劝,欧阳微笑着看着我。

    “你是怎么做到让他们都认可你的?”后来,我还是好奇地问。

    “他们非常地淳朴、善良。你对他们好,他们会对你更好;我对他们就像对待自己的兄弟,他们对我也是。”欧阳说,“以心换心,感无不通。”

    欧阳让大家信服的理论是:只要来到这个山谷的人,都是前世的约定,可以在这里找到自己的出处,自己的根。

    欧阳说,这种理论,当地农民都相信。“我自己也信。”欧阳补了一句。

    原生态中的现世修行

    一股活泼的清泉,从山脚下倾泻而出。一路跳跃着,欢歌不已。溪边几棵数百年的古树下,一座原木玻璃结构的房子,安静的矗立着。

作者:shuai 来源:网络整理 发布于2019-05-17 15:48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转载请注明出处 收藏:
您可能喜欢的文章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