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四百年·追梦青春】产科男医生刘淼:从被孕妈拒绝到“妇女之友”
编辑:admin 青春(37)四百年(2)追梦(7)产科(1)医生(1)刘淼(1)孕妈(1)拒绝(1)妇女之友(1)
字号:A-A+
摘要:△ 北京大学深圳医院妇产科副主任医师刘淼 “68床坚决要求剖腹产,问她为什么,他说怕痛。”正在值班的北京大学深圳医院妇产科副主任医师刘淼问这名产妇为什么不用镇痛分娩。结

北京大学深圳医院妇产科副主任医师刘淼

“68床坚决要求剖腹产,问她为什么,他说怕痛。”正在值班的北京大学深圳医院妇产科副主任医师刘淼问这名产妇为什么不用镇痛分娩。结果告诉他,“姐姐因为打了镇痛腰疼了多年。”

实际上剖腹产和镇痛分娩都是在腰上打麻醉,而且用药量比镇痛分娩还大。”刘淼说:“这名产妇的姐姐使用的是椎管内分娩镇痛,是目前较普遍、安全性较高、镇痛效果最确切的方式。”

“谣言一张嘴,辟谣跑断腿”,刘淼感觉到,当科学与伪科学遇到的时候,就会发现普及科学的重要性。

从被孕妈拒绝到“妇女之友”

2002年,因为在妇产科室实习时的优秀表现和他个人兴趣,刘淼留在了妇产科,成为一名产科男医生。

从业之初,刘淼因年轻,遇到过产妇和家属的拒绝,产妇不愿意脱下裤子上检查床做检查。还是在指导老师一番解释后,患者最后才接受了。

受中国传统观念影响,长久以来,我国一些民众甚至包括一些医务人员都认为,妇产科是男性的“禁地”。 在全国的妇幼保健医疗机构中,男医生的比例低于全国执业医师的平均水平。

刘淼告诉记者,国内目前,只有在大城市、大医院里,才会有较多的妇产科男医生。而为了避免一些医疗纠纷,包括北大深圳医院在内,不少妇产科都严格要求,男医生不能与女病人单独在一起,诊疗时边上必须站一个女医生或者女护士。

事实上,相较其他科室,产科会遇到产妇大出血、羊水破裂等情况。刘淼认为,男性的体力和心理素质更好,会让他们在妇产科更有优势。

3月22日,正在值班的刘淼被紧急喊到产房。一名胎儿的心跳突然下降,如果不能尽快恢复心跳,新生儿可能出现重度窒息甚至死亡。一番抢救后,婴儿挽回了生命。

事后,刘淼告诉当时一同参与抢救的同事,其实自己心里也感觉没底,但内心不断暗示自己不能慌也不能乱。脸上表情要镇定,因为自己一慌,大家就更慌了。

在妇产科的工作经历,让刘淼最大的感触就是“妈妈非常不容易”。于是,刘淼通过开通“淼哥故事会”自媒体的方式,记录和科普妇产科医学知识,帮助社会理解妇女。他也因此被粉丝称为“妇女之友”。目前,他的公众号已经有28万名粉丝。

刘淼称,许多丈夫认为妻子生孩子是理所当然的,其实产妇在这个过程中是很痛苦的、要耗尽所有的力气、失去尊严,甚至要面临生死考验。刘淼希望,“每一个男人都亲眼看一下老婆生产的过程”。这样男人会更加理解、尊重和爱惜自己的老婆。

刘淼说:“因为她们真的都是用生命、用爱去生育后代。”

在产房见证17年生育观念变化

今年是刘淼当妇产科医生的第17个年头,刘淼还记得,刚工作时,遇到的产妇大多都要求做剖腹产。为了劝不适合做剖腹产的产妇顺产,常常会说的一句话就是:“你要做剖腹产,行,但是你要记住,曾经有一个医生苦口婆心地告诉你不要剖腹产。”

近年,情况却反过来了。3月22日,刘淼遇到一名骨盆较窄的产妇,出于风险考虑,刘淼推荐产妇优先使用剖腹产,但产妇却认为顺产恢复快,一再要求顺产。

刘淼只得一面给产妇使用缩宫素和COOK双球囊辅助其顺产。另一方面,刘淼等人也一直守着她,做好随时剖腹产准备。好在虽然顺产产程较长,母子最终平安。

“对医生来说,顺产和剖腹产没有哪个是更好的,母婴安全是第一位的。”刘淼说:“手术是越做越怕”,无论顺产还是剖腹产,表面上看起来是同样的一件事情,但过程中会遇到大出血、要不要切子宫、要不要保命的问题。

“如果为了1%的机会就去冒险非常容易失败。凡事尽善尽美不见得就是最优化。”刘淼说:“当医生做到一定时候会发现,医生并不是万能的。要懂得承认失败,承认自己的不足,懂得及时收手。”

生育是女性的权利,过去的一段时间,艾滋病感染者往往被建议不要孩子。“得艾滋病的产妇有一批是因为从事性工作或吸毒人群,本身对于健康的认知度比较低。”刘淼称,她们一般不会到大医院,而是去小医院生孩子。

另一方面,由于许多艾滋病产妇也倾向隐瞒病史,当快生产的时候才告知医生有艾滋病,造成婴儿也感染艾滋病。刘淼称,如今通过普及常识、定期产检,相当一部分身患艾滋病的产妇,可以成功实现母婴阻断。

事实上,能够遇到艾滋病产妇的概率一年可能只有2、3例。刘淼刚工作时,乙肝患者比艾滋病患者数量要多得多。

作者:shuai 来源:网络整理 发布于2019-05-09 05:49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转载请注明出处 收藏:
您可能喜欢的文章
热门阅读